搬家最知断离舍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7913706-de4abbb9ae3bfb11.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断离舍,一直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话题。

  当人们有时候快要遗忘时,某一篇10+的流量文章就会出来告诉人们,拥有断离舍的好处,能让人的内在精神与外在能力同时提高。

  理论与例子齐飞,但真正能做到物质与欲望各个方面的断离舍,却是非常难的,尽管那些好处说起来或者听起来,有多么的让人心动。

  最为著名的断离舍例子,便是梭罗的《瓦尔登湖》,他的故事已经被数代人传扬,他的生活方式,也被无数人为之向往,甚至有人亲身去体验。

  体验的人与梭罗一样,他们与世隔绝一段时间后,就会从那种简单至极的生活中走出来,重新回归到人间的烟火中。出书的出书,立传的立传,一边宣传着断离舍的好处,一边收获着名誉和金钱。

  人毕竟是人,除了极少数人能真正一生做到断离舍外,99%的人都无法做到。不是为生活所困,就是为情所困,当然也有人为事业的发展所困。

  总之,断离舍,只能存在于更多人的想象里。

  我常常说我家老太太,家里存了太多无用的东西,有些东西常年累月用不到,但却留着以备不时之需。现实却是,要用时找不到,只能买新的;不用时它就突然出现,让人恨得直拍脑袋:我的记性怎么这么差了?

  十年来,我已经习惯了搬家,甚至觉得两到三年搬一次家,会让我脱离原来的环境,重新融入到新环境中,重新开启新的生活,重新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生活。

  我有自己向往的地方,却不喜欢旅游,原因很简单,我不想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一路的奔波上。

  我向往用这样一种方式去旅游:当孩子上大学之后,我会找出几个想去的地方,然后进行一番规划,会在那几个地方住上两到三年,既可以满足我旅游的愿望,又不至于一路劳累。最多只是在搬家的时候累几天,剩下的时间,全是享受。

  我住在Y小区已经三年了,再过几天,就会搬到离孩子学校最近的地方去住。虽然还是在同一个城市里,但那个地方,平时也只是偶尔路过,根本不会停下来逗留五分钟。

  新的环境让我很兴奋,我开始在计划以后要怎么把周围的路都给仔细地走一走。冬天走一走,夏天走一走;花开的时候走一走,有风的日子走一走;细雨绵绵时走一走,白云朵朵时走一走。

  我会在那里走过三个冬天,也会在那里享受三个春天。

  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又充满挑战的日子,已经让我的血液在开始沸腾,相比起年轻时害怕颠簸流离的稚嫩,现在一个又一个的三年计划,让我兴致勃勃。

  但是,当我回过神来,仔细审视家里的情况时,不由得一阵阵的头痛:我在唠叨老妈家里存了太多无用的东西时,其实我的家里,三年不曾摸下的东西,大有所在。

  我无奈地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脑子里那个形象高大的自己,在戳着瑟瑟发抖的自己,大声责问:“你需要这么多东西吗?你买这些东西来的时候,是多么信誓旦旦地保证着,要学成什么什么样,结果呢?结果就是收到货的时候,高兴地宠爱了几天,然后就束之高阁,几年不再看它一眼!你不仅仅是在浪费着你的钱财与空间,更在浪费着你的时间与精力!”

  瑟瑟发抖的自己居然还回了句嘴:“我的时间与精力没有被浪费,因为我没有时间使用它们!”

  啪!瑟瑟发抖的自己脑袋上已经被形象高大的自己赏了一巴掌。

  我购买的小缝纫机没用过几次;我买来的烤箱,只是开箱拆了封来验下货;还有那个喜欢了一段时间的豆浆机,又很久没有碰过它了;还有一堆裙子,穿过一次两次,然后又折起来放好,不再想起。

  新家太小,小到无法容纳太多留之无用扔之可惜的东西。此时此刻,我就想到了断离舍这个东西。

  衣服常穿的,只有那几件,可我还是全部带走;行李新的旧的,我也还是要全部带走。厨房用品,也只能带走一部分;只有书是必须全部带走的。

  思细极恐:原来我能带走的东西,不过是我现在全部家当的三分之一;有三分之一可以送人或者变卖处理,还有三分之一,只能寄存在一个姐姐空闲的车库里。

  可是,谁能知道,这三年之后,我不会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从而想要抛弃现在存着的东西?

  想着搬家时的各种琐碎,头痛得直接要爆炸,恨不得也能拥有一只机器猫,把它肚子上的口袋扒拉开,一股脑地把所有东西都装进去,只需要带着这只猫走,需要时再把那些东西取出来就可。

  这个梦真的是很美,不知道两三百年之后能不能实现。

  然而,就算我现在已经处理了大部分不需要的东西,然而三年之后,我相信我又会存下一堆不需要也不想带走的东西。

  此时,我才发现,原来人是时时需要用一些不同层次的物质来满足自己对安全感的渴望,和证明自己具有创造新生活的能力。至于能不能经常使用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来去无牵挂。但是,在活着的这一生中,我们创造的和享受的东西,却在不断地增加着。有些是有意识的增加,有些是无意识的增加。

  增加的物质很多,能扔的东西却不是很多。很多东西,使用得久了,就有一定的感情:用顺手了,或者说它具有一定的纪念意义。

  留着不用的东西更多,它们在所有时间段里,把我们的生活填充得充满了累赘,凌乱感,不仅仅体现在沙发上桌脚边,还有睡下去之后,半梦半醒之间。

  然而,这才是生活,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一个家的温暖,只怕这个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长期的断离舍,那是苦行僧的生活,而我们只是普通人,有着物质需要的普通人。梭罗不也只是在瓦尔登湖住了两年么,他再怎么推崇极简主义,却也没有用一生去实践。

  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我也该去想想,怎么收拾家里的东西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